豆奶视频app更多

() 随着厚重的金色雕花门缓缓关上,缝隙里的斗兽场越来越窄,在门上的浮雕罗马鹰旗重新变成一个严丝合缝的整体时,斗兽场里的声音完消失了,场中的获胜者约瑟夫也消失了,走廊里一片静谧。

成默和谢韫并肩而行,沿着华丽的长廊向前,两侧的青铜油灯里跳跃着明亮的火苗,将两个人的影子拉扯的时而长,时而短。

“现在我们去哪里?”成默问。

“我带你去训练场。”谢韫说,“斗兽场不仅能观看角斗,还是角斗训练的地方,在训练场载体死亡不会受到惩罚,也不许钱来复活。”

“那也就是说斗兽场实际是由无数个空间组成的?所以无论是在座位上还是包间里都可以随意的选择角斗观看?”成默看着长廊上一扇扇紧闭着的金色雕花门问。

“嗯。”谢韫点头,“不过,我也是第一次进包间来观看比赛,确实比在观众席上观看舒服多了,最起码的一点观众席并不会提供给你ob系统,你看不到场上选手选择的技能,角斗时也看不到技能的cd时间。”

成默对于争夺天榜排名并没有太大兴趣,他只需要自己变的足够强,并不需要自己成为像拿破仑七世那样的强者,更不奢望自己能成为神将。

当然,“无限进化”的存在让他只要能够不断的升级,迟早会成为令人仰望的强者,只是成默对此并没有太大的期待,他渴望的只是主宰自己的命运,对于天榜排名这样的虚名,他并不太在乎,更何况天榜排名的水分也不小,比如他所知道的李济廷,虽说在贝加尔湖畔他是偷袭的拿破仑七世和小丑西斯,但他的实力绝对能够排到前几名。

成默觉得自己也应该像李济廷这样低调一点,自己可不是拿破仑七世,背后有强大的家族资源支持,想要战胜拿破仑七世这样的人,只能指名道姓的挑战。可像自己这种没有家族和组织做靠山的人,高调的结果必然就是“消失”。

“在想什么?”见成默沉默不语,谢韫问。

“没什么!我只是没太看出来拿破仑七世所说的真正的高手对战的玄妙之处在哪里。在我看来最重要的还是对技能释放的预判…..可拿破仑七世说没有这么简单……这让我有些疑惑。”顿了一下,成默补充道,“也许他想说的是还有对对手的研究,猜测对方会带什么样的技能?”

谢韫思考了一下轻声说:“你这样的思维更多还只是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像一个教练一样来揣测天选者之间的角斗。等有一天你打了足够多场次的排位赛,遇到一个厉害的对手,就能真正的看到这场比赛的精妙之处。”

治愈系美女泰国旅拍图片

见谢韫似乎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成默淡淡的说:“莫非你也不清楚精妙之处在哪里,所以用这样的话来搪塞我!”

谢韫白了成默一眼,说:“你觉得我现在还会吃你激将法这一套?”

成默窘迫的“呵呵”了一下。

“还有,你觉得你媳妇是这样不懂装懂的人!?”说到“媳妇”这个词,谢韫的脸上还泛起了浅浅的微红,总的来说成默和谢韫的相处十分有古代夫妻的模样,相当的相敬如宾,用如此口语化的词汇自称,谢韫还没有过,自然而然的有些小羞涩。

可惜谢韫戴着口罩,成默无缘欣赏这美不胜收的一幕。不过这并不妨碍成默机智的立刻表明立场,他义正辞严的说道:“当然不是。”

这时两人已经走到了楼梯口,谢韫见成默难得态度狗腿,忍不住微笑了一下,主动伸手拉着成默转身走上了大理石台阶。两人走过转角时,一下就喧闹了起来。成默抬眼,看到楼梯口站着两个身着金甲手持长枪的罗马战士,而宽阔的走廊上正有不少人正顺着人流慢慢的移动。

两人继续向上走,越过守卫进入二楼时,收获了无数好奇和敬畏的眼神,成默回看了一眼站在楼梯口的金色甲战士,猜测这道楼梯只通向天榜百强才能进入的包厢区,所以这些人才会如此关注他们。

其实不止是他们对成默和谢韫的身份好奇,成默对这些天选者也很好奇,他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多的天选者,在去那些遗迹之地的时候,他从来没有和任何人组过队,一些需要团体过的遗迹之地,比如旅行岛,他都没有计划要去,都是一个人默默的通关,此刻看到这么多的天选者载体近在咫尺,感觉也有些异样。

因为只有他和谢韫的载体穿着打扮的比较像普通人,而来观看比赛的这些天选者和角斗士的载体,一个造型比一个夸张。

穿着华丽铠甲的中世纪骑士或者穿着优美日武士铠甲的只是平常货色,更吸睛是一些特立独行的角色,比如模仿吸血鬼穿着黑色吸血鬼斗篷的黑人大兄弟,整个人就像是行为艺术,深刻的诠释了在阴影中只有我的微笑才能让你注意是什么概念;有穿着圣斗士处女座黄金圣衣的长发中二青年,成默从长相上判断他并不是日人,是南亚人的可能性会大一些;还有一些未来感十足的铠甲,也让成默不得不感慨人类

想象力的伟大。

这一刻成默觉得自己和谢韫像是误入cospy大会或者游戏嘉年华的普通青年,周遭是一些浮夸或者怪异的男人女人,相比之下拿破仑七世的奢靡到夸张的宫廷装只能说是“洒洒水”。

成默被这些打扮的色彩斑斓五颜六色的载体秀的有些头晕,他觉得自己的眼睛完不够用,幸好谢韫对此见怪不怪,拉着他顺着人流向前走,让他不至于迷失不知道何去何从。在过了出斗兽场的楼梯口之后,走廊就宽敞了起来,人流一下减少了一半。

成默转头看了眼旁边,刚才被人流遮挡住的窗户露了出来,成默这次注意到雕像是双面的,不仅能从外面看见雕像的正面,在走廊里也能看见雕像的正面,这座雕像手持的巨剑上刻着的是“保罗狄拉克”的名字。成默小声念诵了一遍“保罗狄拉克”的名字,从雕像与大理石窗口之间的缝隙里朝外望,一轮月圆和深蓝天幕下古罗马起伏不定的屋顶出现在他的眼前。

谢韫见成默停下了脚步眺望远方,轻声问:“是不是想去城里走一走?”

成默舒了一口气,随后“嗯”了一声。

“斗兽场周边还是能去的,更深的地方就去不了了。”

“等下我们去瞧瞧,传说中古罗马斗兽场是能透过地下水道系统,把水灌满斗兽场底部,让斗兽场可以表演海战,我想看看是不是真的。”

“我已经看过了,是真的。”谢韫指向了斗兽场偏西的方向,“不过并不完是依靠地下水道系统,地下水道系统的高度不够,放水的速度比较慢,所以罗马人在哪里修了一个蓄水池。”

“古人的智慧真是不可思议。”成默感叹道。

“等下我陪你再去看看,经常还有天选者在那个水池里游泳。”

说完谢韫拉着成默继续向前走,二楼的走廊里没有地毯,装潢相对一楼也简单一些,没有那么有格调,却弥漫着尚武的气息,墙壁上没有精美的壁画,只是挂了金色的盾牌,每块盾牌的徽标都不太一样,而每一面金色盾牌的旁边都有一扇看上去很普通的铁门,铁门前都有不少载体靠着墙壁一侧站着在等排队进入。

谢韫低声说:“这里就是练习室,要进排位赛,也是在练习室里进入,平时没有这么多人,今天是因为有比赛,所以人有点多,不过也没关系,每个练习室可以进99个人,完是足够的,我们去后面的或者上楼就行。”

成默点头,开始寻找排队人数比较少的练习室,成默听到这些排队的天选者一边等待,一边讨论着刚才的角斗,很显然正如谢韫所说,他们都是观看完角斗散场的天选者们,大概是在看过了比赛之后热血沸腾,手痒想要过几招,于是选择了进入角斗场。

很快成默和谢韫就找到了一个排队人数不多的练习室,两个人站在了最后面等待进入,在快要进练习室时,来了一个高大威猛的半机械人,他的脚步声沉重的吓人,但并没有人朝他看,成默却下意识的望向了这个个头堪比绿巨人的半机械人,看他低着硕大的光头,避免和走廊的弧形穹顶碰到。

长的有些像是巨石强森的绿巨人也留意到了成默的目光,立刻停下了脚步,就像人类看蚂蚁的眼神,他瓮声瓮气的用英文说:“看什么看?”

所有正在排队的天选者听到声音,都转头朝着绿巨人和成默看来过来。

成默有些不想理会,然而对方一看就是那种脾气不太好的天选者,成默不想在这里引起什么争端,万一打起来没什么必要,于是成默低下头,避过对方的眼睛说道:“没看什么。”

仰着头看对方那张胖脸没必要,这时平视只能看见他的金属腰带和象腿般粗壮的青色机械化双腿。这是成默目前看见过体型最大的半机械人了,成默心中感叹道:徒手拆高达绝对没有问题,不对,他就是高达。如果按照人类的战斗力来算,重量级是一切的前提,有这样身量,泰森估计都会被他一个手指头弹晕。

“没什么没看什么这种回答,我们来挑一下!输了你得给我五十点贡献点数!”绿巨人半机械人沉着声音说。

“汉考克又在欺负新人了……”成默听见不远处传来了轻微的议论声,很明显这是个碰瓷的惯犯,成默还没有和人角斗过,自然不会随便答应,摇了摇头说道:“不好意思,我们只是来练习一下的,不打排位。”

“打排位也是一种练习,我可以教你格斗技巧,收费不贵,八十贡献点数….”绿巨人将和成默脑袋差不多大的钢铁拳头放在了成默的眼前,“角斗还是教学你自己选。”

站在成默身后的高大黑人开口劝说道:“汉考克,弄点钱就算了,还搞新人的贡献点数,你就不要点脸吗?”

汉考克转头瞪了发声的人一眼,怒气冲冲的说道:“我刚才输了一千贡献点数,你补给我?要怪就怪阿米迪欧这个废物东西!”

周遭响起了哄笑,有人在嘈杂的声音中讽刺道:“算了吧!汉考

克,你那水平也就只能欺负下新人,有种你去找阿米迪欧要钱去啊!”

光头绿巨人汉考克绿巨人举起双手,像猩猩一样敲打着他的金属胸膛,“砰、砰、砰”的金属碰撞声在走廊里炸响,就像发生了连续的汽车追尾事故,汉考克环视了一圈寻找是谁在说话,可刚才说话的人实在太多了,他无法锁定对象,只能怒吼道:“那个胆小鬼在放屁?给我站出来,看我不捏爆你的卵dan。”

见汉考克有些愤怒,正在排队的天选者们一下就安静了下来,没有人继续说话,很显然这个汉考克还是有一点名气和实力的。

“要是我有他那一身技能,一定把约翰逊那个蠢货锤爆……现在我就是筹集贡献点数,能买到好点的技能,打爆约翰逊那个废物。”汉考克怒气冲冲的说,接着他低头再次看向了成默,恶狠狠的说道:“快点,不要耽误时间了,角斗还是教学……”

一旁的天选者们都同情的看着成默,开始开口劝说汉考克弄钱的高大黑人,再次低声说道:“算了,别和他计较,给他五十贡献点数,他下次不会在找你的…..要不然亏的更多…..”

成默皱了皱眉头,想要他这样轻易的给出贡献点数,那是不可能的,他正要说话,却看见站在他前面的谢韫抬头看向了气势汹汹的汉考克,她拉下了口罩,冷冷的说道:“五百贡献点数,我来教你怎么角斗。”

汉考克咧开嘴“哈~”了一声,就没有能够继续“哈”下去,看着谢韫目瞪口呆的喃喃说道:“谢……….韫….”汉考克马上换了一副面孔,从凶神恶煞的样子,变成了乖宝宝,抬起青色的金属手,摸了摸光秃秃的大脑袋,憨笑着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女神大人,我没看到你在这里,要知道你在这里,我怎么可能敢这么放肆….”

听到谢韫的名字,走廊上的人群骚动了起来,都伸着脑袋朝谢韫望了过来。

“这就是那个华夏天才少女谢韫?”

“肯定是啊!汉考克被她打的一个月没有勇气打排位…..肯定不会认错。”

“她这么厉害?”

“那是当然,有人说她是继雅典娜之后最强的女性!”

“怎么可能,她排位多少名?”

“据说三个月,就打到五百多名。”

“我的天,这么强!”

“开玩笑,华夏太极龙的神将继承人谢广令就是他的叔叔….知道她什么来头了吧?”

……….

“对不起!”汉考克弯腰向谢韫鞠了一躬,庞大身躯带动的风,把成默的头发都扬了起来。

谢韫淡淡的说道:“你要说对不起的人是他。”

汉考克眨着忽闪忽闪的牛眼看向了成默,弯腰双手捏住他的胳膊谄媚的说道:“嘿!兄弟,我真的只是想和来一次公平的角斗,或者说是教学,贡献点数只是个玩笑,千万不要介意…..”

成默没有想到一个外表如此威猛的壮汉竟然变脸会变的如此之快,有些哭笑不得,只是面无表情的说道:“放开你的手…..”

汉考克连忙松手,马上又像意识到什么,用手指弹了弹成默肩膀上灰尘,憨笑着说道:“那我走了,祝两位玩的愉快。”

说话的同时汉考克还偷瞄着谢韫的表情,见谢韫没有出声,立刻掉头就跑,走廊里响起了隆隆的脚步声,须臾之后,走廊里回荡起了一声骨头与大理石沉闷的碰撞声,接着是汉考克的惨叫。

走廊里的天选者们都“哈哈”笑了起来。

站在成默身后的黑人天选者,冲着谢韫伸出了大拇指,笑着说道:“加油!我看好你,一定能超过雅典娜…..”

谢韫没有太多情绪的道了谢,拉着成默进入了练习室。

和成默想的不一样,除了墙壁上挂着各种各样的兵器,练习室里可以说是空无一物,谢韫开口说道“练习模式”,他们的面前就弹出了一片光幕,上面有各种场景可以选择,除了斗兽场,还能选择各种遗迹之地,不过前提是这个遗迹之地成默和谢韫已经解锁。

询问了成默,成默表示随意之后,谢韫还是挑选了白天的斗兽场,关掉了ob,点击了确定,练习室里就出现了一道光门,谢韫带着成默走了进去,就直接出现在了斗兽场一层里面的入口。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