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和丝瓜视频类似的app

.630shu.co,最快更新1627崛起南海最新章节!

对于辽东的地理状况和历史沿革,王汤姆还是有大致的了解,不过在他的记忆中,明将黄龙战死旅顺之后,这皮岛没撑过太长时间就被后金攻克,就此在历史上没了声息。但皮岛究竟是何时易主,王汤姆却没有太深的印象了,到了山东之后也没有听说过相关的消息,这个偏远的地点就已经被指挥部暂时抛到了脑后,直到此时被潘严提起,王汤姆才想起了大明还有这么一块海外飞地。

潘严道:“那皮岛尚有数万汉人,朝廷岂会说撤就撤?早年孙大人还在登莱主事的时候,也曾向朝廷上书力主从皮岛撤军,但朝廷终究还是没批准。这皮岛要是丢了,金贼所要应付的压力就会大为减小,今后只需防着登莱方向一处即可。这辽东的形势,朝廷还是看得很明白的。”

潘严所说的孙大人,自然是指登莱兵变之前的登莱巡抚孙元化,但登莱出事之后,孙元化为政敌所陷害,被崇祯皇帝以祸乱之首判了死罪,在1632年就被斩首于北京西市刑场。孙元化死了之后,登莱还是一团乱,当下也没人再提皮岛撤军这事了。不过在原本的历史发展轨迹中,黄龙在旅顺兵败自杀的消息传回皮岛之后,前都督毛文龙的老丈人沈世魁就在岛上接管了当地军政大权。

沈世魁接掌皮岛之后的太平日子也没过上几年,毕竟这地方在后金国眼中无异于眼中钉肉中刺,必须要设法拔掉才能安心兴兵南下。1637年皇太极率军入侵朝鲜,并迫使朝鲜朝廷臣服,然后联合朝鲜攻打皮岛,都督沈世魁以下数万汉人军民都在这一战中殉难。之后清兵撤走,如约将皮岛控制权归还给了朝鲜,大明才彻底失去了这块海外飞地。

稍微值得一提的是,历史上皇太极是在1636年就将国号改为大清并称帝,所以王汤姆的记忆并不准确,攻克皮岛的已经不是后金军,而是改旗易帜的清军了。当然了,既然在这个时空中海汉已经来到了东北亚地区,并且开始踏足辽东,这后金还能不能在三年后腾出手来攻打朝鲜和皮岛,那也得先划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皮岛目前是由沈世魁主事这个情况,王汤姆暂时还不了解,需要回到芝罘岛之后设法查询史料才能知道。不过他听到潘严提及岛上还有数万汉人,顿时眼睛一亮——皮岛缺衣少食,补给大部分得依靠外界供应,岛上民众多为辽东躲避战乱逃过去的难民百姓,这不正好就是海汉最擅长吸纳的移民对象吗?

“潘严,对皮岛的状况,还知道多少?”王汤姆对此很感兴趣,立刻便追问道。

潘严当然也注意到对方听完自己所说时眼睛一亮,显然是皮岛上有某些吸引这位大人的因素,当下赶紧抓住机会应道:“禀大人,说到皮岛,小人倒也还算知道一些,当初小人还在登州驻守时,有幸跑过几趟皮岛,给当地送粮草兵器过去。”

潘严这倒不是吹嘘,皮岛驻军的武器几乎都是由大明国内制造,然后在登州装船运送过去,而这个任务基本都由登州水师来完成。登莱巡抚孙元化还在位的时候,潘严便去过皮岛了。不过他去年被叛军裹挟叛逃到辽东之后,由于消息闭塞,对于皮岛的现状也不甚了解了。

但据他以前所知,皮岛及周边几个岛上的汉人难民加上驻军,人口应该至少有五万上下,如果近一两年岛上没有发生大的饥荒或战乱,那么这个数字应该也不会下降多少,只会因为辽东汉人难民的不断外逃而逐渐增加。

王汤姆道:“既然有这么多汉人,那就不能熟视无睹了,得想办法救助他们才行。潘严,对登州到当地的航线还记得吗?”

余晖落幕女孩湖畔念想清纯唯美

“记得记得!小人的妹夫就是在这条航线上负责领航之人,每次去皮岛,小人的使命都是协助他记录航程……”潘严说到这里脸色微微一黯:“可惜我妹夫命不够硬,孔贼叛军在登州作乱时,他便战死疆场了。如今登州水师尽墨,皮岛大概也有很久都没从山东获得援助了。”

王汤姆对于潘严家人的遭遇没有太大的兴趣,他现在在意的是能不能联系驻守皮岛的明军,以合作的方式也好,用粮食物资换人口也好,把岛上的汉人难民通过移民的方式转移出来。这数以万计的人口如果能逐步转移到南方去,对于海汉的统治和殖民地开发肯定都能起到不小的促进作用。当然了,要实施这个计划,首先得想办法去一趟皮岛才行,而类似潘严这样曾经去过当地的前明军军官,自然非常适合扮演带路党的角色。

想到这一节,王汤姆对征服海湾对面的中左所城也就没那么大的兴趣了,毕竟就算打败驻守在此的后金军,受限于目前的客观条件,海汉暂时也没办法在旅顺口部署长驻部队。与其冒着付出较大战损的风险去攻打中左所城,倒不如盘算一下怎么操作才能尽快从辽东弄到更多的汉人移民。

既然这潘严已经表现出了愿意合作的态度,王汤姆决定要充分利用好这个“外援”,先将皮岛这条线搭上,免得让这么好的资源白白浪费掉。

“潘严,地图看得懂吗?”王汤姆说着站起身来,走到旁边悬挂着的一副东北亚地图面前,抬手指向上面:“能指出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在哪里吗?”

潘严连忙起身回话道:“小人看得懂!”

旁边挂着的这幅两米见方的大地图,潘严已经偷偷摸摸撇了好几眼了。他在军中服役多年,大小也是个军官,自然能看懂这地图上所绘制的便是包括黄海、渤海海域在内的广阔地区。在得到王汤姆的许可之后,潘严走到地图前,很快便指出了旅顺口所在的大致位置。他下意识地看了一下皮岛的方位,发现皮岛连同其旁边的身弥岛、大和岛等岛屿都用文字在这张地图上标识出了位置,心中不禁叹服这地图绘制之精细,他以前所见过的地图,细致程度就远不如眼前所见到的这张。

潘严补充道:“若是从旅顺口驾船过去,昼夜不停两日便能到达皮岛,中途也有獐子岛、褡裢岛、大小耗子岛等几个地方可以落脚躲避风浪。”

王汤姆在心头计算了一下,这次舰队出征带了半个月的口粮补给,要走一趟皮岛肯定是够的,不过考虑到皮岛当地可能正处于饥荒状态,以舰队现有的物资储备,显然不可能给予当地多少实际的援助。此外舰队也必须要先放弃这趟辽东之行未完的一部分行程,直接去往皮岛,不然所带粮草也只够这一路沿海岸线往东北方向摸到鸭绿江口,就差不多得折转返回芝罘湾了。

“明天就去皮岛!”王汤姆很快理清思绪做出了决定:“潘严,随我的舰队一起去。”

旅顺口这几百后金兵早晚都是海汉的菜,也不用急着现在就吃下嘴。反正旅顺口离芝罘港不过几十海里的直线距离,日后随时都可以再来这边发动袭扰战,留着这些后金兵也是今后练兵的对象。而皮岛这边早一天去,可能就多弄回来几百移民,这些人能为海汉创造的价值比后金兵的性命值钱多了。

潘严心知对方肯用自己,那么自己这条命基本上就算是保下来了,当下连忙跪倒在地磕了几个响头,口中连连道谢。

已经好久没有人在王汤姆面前行过这么大的磕头礼,他也颇有点不适应,摆摆手道:“起来吧,我这里不兴磕头!”

“是小人不懂规矩,还请大人见谅!”潘严连忙起身回话,不过这腰却是一直弯着,头也没敢抬起来与王汤姆对视:“小人还没请教,大人贵姓,可是来自山东都司?”

王汤姆笑道:“我姓王,但并不是来自山东都司。”

“原来是王大人……”潘严脑子里过了一遍,一时间也想不起山东境内还有什么姓王的大官,但对方这率领的舰队和出行的派头,肯定不是什么守备、指挥使之类的职位,起码也得是参将、总兵这个级别起步,说不定是都统、将军一级的大人物。如果不是山东都司所属的武将,那可能就是从外省调来山东增援。他看王汤姆及其手下都肤色黝黑,像是南方人,但说话却又是带着明显的北方口音,当下更是对王汤姆的身份感到迷惑。

“不用猜了,我们不是大明的军队。”王汤姆见潘严脸色迷惘,也能猜到他心头所想,索性自行揭开谜底:“我们是海汉海军,也就是海汉国的水师部队,明白了吗?”

潘严一脸茫然地应道:“们不是明军?海汉国?那又是哪一国?”他满心以为自己是被大明官军所击败俘虏,如今有机会将功赎罪重回大明,谁知这将官竟然说这支强大的军队并非大明水师,而是来自他完没有认知的陌生国度,这中间的落差让他一时精神有些恍惚了。

王汤姆当下也懒得给他慢慢解释,只是告诫他道:“以后会知道的。现在只需要记住,只有我们才能给好好活下去的机会,如果想今后过得好点,现在就乖乖配合,明白吗?”

潘严面现惊恐之色道:“莫非王……将军,是要发兵去攻打皮岛?”

“攻个屁,没看到我们是冲着这后金野猪皮来的?”王汤姆没好气地说道:“皮岛上的人,不用谁去攻打,大概也快饿死了吧!都是汉人,当然要想办法救他们一救!”

潘严道:“原来如此……是小人唐突了!”

他虽然仍然不知这海汉国出自何处,但也能感觉到对方似乎的确没有什么恶意,那皮岛上就只有几万饥民,并没有什么金银财宝可图,而且最忌惮皮岛的也只有后金,这伙人显然不是跟后金一个路数。回想刚才交战时的状况,潘严隐隐觉得就算登州水师阵容齐备,状态满满,也未必能在这“海汉水师”的手下讨得了好。那艘打头阵的大船上炮火输出之猛烈,让他现在想起来都还有些后怕,明军水师的战船制式之中,似乎的确没听说过还有这样的大家伙存在。

潘严认为比较说得通的解释,就是这群人大概是某地水师自立门户竖旗造反了,这样似乎才能符合他们既有水兵,又有战船,还是北方口音的现实状况。只是他们为何要跨海来这辽东跟后金开战,对潘严来说仍然是一个未解之谜。

潘严觉得自己太苦了,去年就是被叛军裹挟来了辽东,如今好不容易有望逃出生天,怎想到又被另一伙叛军给俘虏了。自己在这两年颠沛流离,一直都在跟叛军打交道,就算是想继续做一名忠君爱国的军人似乎也难了。

不过对于王汤姆所说的“援助”,他还是有些半信半疑,如果这伙人是自行造反建国,他们哪来的自信去援助皮岛这种有大量难民聚集的地方?要知道朝鲜国为了给皮岛供应粮食和军费,还专门在国内开征了“毛粮”、“毛税”,意即为大明将领毛文龙所特别征收的税赋,再加上山东这边不定期提供的补给,才让皮岛能够勉强维持运转。

再说了,朝鲜援助皮岛是因为与大明的属国关系,不得已而为之,这海汉国与皮岛又没什么直接关系,刚才若不是潘严自己提到了皮岛这个地方,对方似乎根本就没想起这个偏远的海岛,可见对于这个地方也并没有什么预先的谋划。说去就去,这姓王的大概是不知道几万张嘴一年要吃多少粮食吧!

但潘严军人出身,也知道军中机密不可随意过问,何况自己还是战俘身份,这伙人对皮岛是有其他想法,还是真心想要去实施援助,他现在也不敢多问,只能先唯唯诺诺地应下来。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