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插女人小说

.630shu.co,最快更新我是系统管理员最新章节!

钱钧的开场白,令所有人沉默了。

犹记得数月前,仙女峰之战刚刚结束时,七宗一城的领袖齐聚桑鬼城,商量着桑鬼城的归属。

眨眼间,再聚首,桑鬼城的主人换了,邪神宗的主人换了,明王宗的主人换了,心魔谷的主人也换了,八大势力有一半换了主人。

都说物是人非,可如此大规模的权利更替,着实令人匪夷所思,仙魔大战时期都没这么猛!

大伙忍不住思索,是什么造就了眼下这一切?

一股山风吹过,几张被火焰燃烧大半的黄纸飘过,八大首领齐齐回过神来,心思各不相同。

“在议事之前,先给那两位烧点纸吧?”钱钧说道,倒是真心实意,若非死去的那两位,神药宗也没机会走到这一步,烧点纸是应该的。

王破点头道:“说来惭愧,郑掌柜死后,我还没有为他祭奠,如今回到通天峰,理应先祭亡人。”

语毕,邪神宗的左护法冷哼一声,道:“祭郑飞跃,我祭邪神,咱们各祭各的,切莫搞混了对象。”

王破扫了他一眼,眼神冰冷。

两人较劲的功夫,莫掌门已经差人下山去买黄纸了,而且不是别人,正是铜锈这小子。

素颜双马尾萌妹子好清纯

这次通天峰聚会,莫掌门带的人是最多的,除了明器和铜锤这两位长老外,还带了十几名弟子,算是当做跑腿的。

铜锈自然混迹其中。

黄纸买来,铜锈在掌门的命令下,开始向各位老大分发黄纸,整个过程手非常紧张,因为大伙要祭奠的人,就在他身体里面。

这也算是自己给自己发黄纸了,感觉怪怪的。

轮到魔王体时,铜锈怀着激动的心情,给王破递过去黄纸,顺便想近距离看看这位“同门师弟。”

郑城主说了,真要按辈分算,王破顶多算外门弟子,铜锈才是亲传弟子,所以王破见到铜锈要喊一声师兄。

心里YY着,铜锈这一眼就变味了,带着亲切和关怀之色。

王破拿过黄纸,发现这呆头呆脑的小子眼神很怪,令人火大,皱眉道:“小子,看什么?”

铜锈正走神呢,下意识道:“没看什么,师弟……”

嘎!

话语戛然而止。

可是已经晚了,不仅王破听到了,其他人也都听到了。

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铜锈。

师弟?

人不可貌相!

这小子看起来不太聪明,倒是挺会人占便宜。

至于王破本人,险些没有反应过来,自从他神功大成后,横扫天下无敌手,谁人见他不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没看到,就连邪神宗的左护法和明王宗的老二,也不敢冲自己大声嚷嚷吗?

一个傻小子,哪来的勇气?

“……叫我什么?”

王破沉声道,他的气势太盛,站在那里犹如一座火山,此刻怒火将起,当真犹如火山喷发般,场间的温度都升高了。

咚咚咚!

铜锈的心脏狂跳,他知道自己闯祸了,而且还是大祸,大脑一片空白,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就在这时,一道劲风袭来。

铜锤仿佛被射中屁股的兔子,冲过来对着铜锈的屁股就是一脚,骂道:“杀千刀的,敢对魔王体不敬?快快道歉!”

儿子犯错,老子岂能坐视不理?

铜锤知道老爹是来救自己的,顾不上屁股的疼痛,正要道歉,只是话到嘴边,突然成了:“哪有师兄给师弟道歉的道理?”

此言一出,场寂静。

几位首领看向铜锈的眼神彻底变了。

雾草,这年轻人!

铜锤眼前一黑,差点昏厥过去,一把抓住儿子衣领,将他整个人提起,满脸通红:“混小子,疯了?!”

铜锤哭丧着脸,很想解释,刚才那句话不是他说的,是郑城主说的。

“放开他!”

王破的声音响起,一字一顿,犹如魔音。

铜锤通体僵硬,转身看向生气的王破,僵笑道:“还请息怒,我这儿子,自小脑子就不好,最近还迷上了网络,肯定是看多了,分不清现实和虚幻……”

很新奇的解释。

铜锤说完后,连忙看向自家掌门和明器,示意两人出来解释解释,真要惹毛魔王体,一掌将他儿子毙了,他找谁说理去!

“哈哈哈。”

一阵大笑,明器站了出来,顺手将铜锈拉到自己身后,对王破道:“小孩子不懂事,和他计较做什么?”

莫掌门也出声道:“一个傻小子,不值得魔王体发火。”

铜锤在旁边猛点头:“回去我一定亲自管教,魔王体您大人有大量,犯不着和一个傻孩子计较。”

魔器宗总共就来了三大高层,此刻一起劝说,王破也不好发作,毕竟他和魔器宗的关系不错,而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和一个傻子置气实在有失身份。

想到这里,他点头道:“既然如此,还请莫掌门好好管教弟子,我辈修士还是要以修炼为重,网络上的那些东西……还是不要沉迷为好。”

铜锤闻言,连忙道谢,道:“谢谢魔王体指教,我一定严加管教,禁止这小子再看网络!”

王破点点头,不再言语。

铜锤一把将儿子抓到队伍里,恨不得当场掐死他,小声道:“小子吃了豹子胆吗?魔王体都敢招惹!”

铜锈低着头不吭声,一副知错的样子。

铜锤深吸一口气,尚觉得惊魂难安,喃喃道:“老子真后悔把带来,给我记住了,接下来老老实实看着,不允许说话,知道吗?”

“知道了,父亲。”铜锈小声道。

另一边。

明器和莫掌门两人对视一眼,均看出对方眼中的意犹未尽。

他俩是知道内情的,郑飞跃就在铜锈身体内藏着,刚才铜锈顶撞王破明显是得到了郑飞跃的怂恿,亦是郑飞跃在表达自己的不满。

莫掌门悄悄向明器传音:“师弟,今天是摊牌的日子,郑飞跃要搞什么,若知道一定要告诉我,不能再瞒着了。”

前几天,当莫掌门从明器口中得知郑飞跃还活着时,差点吓半死,连续好几个晚上做噩梦,都快有心理阴影了。

所以在今天这个特殊日子,莫掌门非常紧张,七上八下,一点底都没有。

明器回音:“师兄莫慌,咱们的任务,就是在贤弟现身后,力支持他即可,其他的不用管,等着分好处就行。”

莫掌门“确定?”

明器:“我以项上人头担保。”

莫掌门:“祖师爷保佑,希望一切顺利,这世道……太过险恶啊。”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