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向日葵app下载

御门院心结心结言而有信。

没有对关俊彦的生活进行实质上的干涉,也没有被其他人发现,包括与守护结界相连,对校园有着相当掌控力的神乐澪。

如同一个幽灵,在学校里游荡。

只是,其他人中不包括关俊彦。

关某人没有开系统,甚至没有刻意去找人。

每每一抬头,一转身,就看到那位风格独特的女人身影。

时而招手。

时而微笑。

时不时还会玩上一些奇葩的操作,比如在对面的楼顶护栏上走来走去,又比如站在路灯上,让原本就是黑色的灯柱凭空拔高一节。

唯一的共同点是,不管何时对上关俊彦的眼神,都是那标志性的眯眯眼。

看着很美,听着也很好。

可如果同样的事发生个十次八次,乃至十几二十次,就有点令人头皮发麻了。

Kila晶晶(廖挺伶)生活写真

暗中盯梢和明着观察,心理上的压力完不同。

也许有人会觉得暗中压力更大,因为未知的恐惧。

但请试想一下,你在写作业的时候,是父母在旁坐着压力大,还是父母随时可能推门进来压力大?

工作的时候,是领导在你背后站着压力大,还是知道办公室里有摄像头压力大?

几次这么一折腾,关俊彦的状态直线下降。

有心找心结抗议,但仔细一想,现在抗议也没意义了,习惯性的认知已经形成,就算看不见人,影响还在。

说不定还会适得其反,看不见反而会刻意寻找对方的身影。

而且,心结似乎已经察觉到了这份心态变化,也在配合地消除影响。

比如下午的时候,她就和关樱一起,用刀女儿的萌萌哒消除爸爸的戒备。

一时间关俊彦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行吧,看在你长得很美的份上,就不计较你想得很美的事了。

反正今天就跟你耗上了,有本事我去打工,你也跟着。

考虑到拿捏不准心结的想法,关俊彦没有把昨晚发生的事告诉神乐澪,也没有急着去找神乐兆。

先稳一波,等见过店主再说。

结果,女傀儡师还真就跟去了,大大方方地走进店里,占据一张桌子。

店主也没拦着,当成普通客人对待。

只是在厨房忙碌的间隙,对关俊彦说了这样的话:

“答应你的事都做到了,心结那边你不用担心,只要不继续涉足御门院的事——非要做点什么,就来这里,这里不会被人追踪监控,包括占卜预言类的手段。”

“谢谢店主。”关俊彦以中华古礼致意。

他最担心的就是占卜、预言这种不讲道理的手段。

心结昨天才透露过,式神·暗闇镜的主人,安倍有行,所擅长的正是占卜。

再联想到心结透露的其他信息。

第三代,安倍雄吕血是最强式神使,心结本人又是最强傀儡师,关俊彦有理由怀疑,安倍家没有固步自封,不停拓宽阴阳术的领域,各自精进。

这样的家族才是真正的恐怖如此,比神乐家,比八神家更让人心惊胆战。

不过后两者绵延多年,肯定也不会这么简单。

一番权衡,关俊彦决定就此打住,只把之前约定的事情完成。

先把店主的话和之前查到的部分信息发给神乐兆。

当然,经过一层伪装——走种花家的服务器和软件。

有本事你就去种花家查,我就不信了,种花家本土没几个店主这种级别的大佬坐镇。

接下来就是想办法去搞定夜雀。

这是之前就决定好的,也得到了心结的担保甚至推动,有问题你们自家人内部撕去,一个第四代,一个第六代,差距应该不会太大吧。

境界达到一定程度,想要提升就会越来越难,毕竟有着极限这道门槛在。

其实关俊彦也知道,以孤家寡人的立场,自己做得有点太过,有欠谨慎。

但他有一种感觉,身边这位高深莫测的店主不会轻易放弃自己。

她给予自己的,早就超出了店主店员的范畴,也绝不止是那位便宜母亲在这里尽心工作四年的情分。

她想要什么,关俊彦不知道。

唯一能做的就是念她的好,尽心去做她交给与教给自己的东西,不去辜负她的希望——她已经不止一次表露过让自己崭露头角,名动天下的意思。

除此之外,还有个原因,岩永琴子那边传来了最新消息。

犬神愿意配合指证玉章意图谋害调停者的事实,岩永琴子已经取得了对付玉章势力的大义名分。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要装什么正人君子,可以放开手脚对付这只野心勃勃的四国狸猫。

打工结束,关店打烊的时候,黑色的豪华轿车已在店外等候。

车内除了岩永琴子和第一保镖谏山黄泉,还有之前造访过神乐家的男青年。

“你好,饭纲纪之,同属于超自然灾害对策室的退魔师。”

“你好,关俊彦。”

“时间紧迫,我们路上说。”

“好。”

见三人都是一脸严肃,关俊彦不再多费唇舌,抱着女儿进入车内,坐到岩永琴子的身边——没办法,饭纲纪之和谏山黄泉坐一排,关俊彦只能和岩永琴子一起。

好在车内足够宽敞,不用担心这位故意玩贴贴。

目前的形势,琴子也没那个心情。

“直接说正事,玉章开始行动了,就在今晚。”

“怎么这么快?”

关俊彦的眉头当时就是一皱。

这才过去一天时间,又来——?

不对,之前联络的时候琴子还没回东京,玉章的反应不可能那么快,也就是说不是琴子。

“目标是谁?”

“奴良组。根据最新的消息,玉章进入东京后,不断有四国的妖怪进入东京。可能是为了消除失去犬神带来的影响,他在今晚举办了盛大的宴会。”

不算意外的操作,士气降低,自然要想办法提振起来。

“然后呢?”

“奴良组似乎派出了暗探伪装混入其中,结果被玉章识破,玉章趁机掀起了对奴良组的战斗,说今天就要打下奴良组,把滑头鬼踩在脚下。”

很显然,派出暗探的不止是陆生,还有琴子,只是后者更加高明,没被发现。

每听一句,关俊彦的眉头便紧一分,最后直接皱成川字。

“麻烦了。”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